<noframes id="pnrpr"><ruby id="pnrpr"><ruby id="pnrpr"></ruby></ruby><noframes id="pnrpr">

<pre id="pnrpr"></pre>
    <pre id="pnrpr"><ruby id="pnrpr"></ruby></pre>
    <pre id="pnrpr"></pre>

    <big id="pnrpr"></big>

      <pre id="pnrpr"><strike id="pnrpr"></strike></pre>

        <pre id="pnrpr"><pre id="pnrpr"><ruby id="pnrpr"></ruby></pre></pre>

                <track id="pnrpr"></track>
                <big id="pnrpr"></big>
                首頁 > 資訊

                城市突然重視照明 是好事還是壞事?

                2017-01-01 06:07:44 時間:2017-01-01 06:07:44 來源:中華五金門戶網

                突然間城市重視照明的表現,這無疑對于每一個從業照明的人來說都是一種好現象。是好現象嗎?也未必。張藝謀感慨說什么人都能當導演了,其實這句話用到城市照明上同樣適用

                燈光節成為城市尋求刺激的一劑猛藥。

                當中國制造業在最近兩年陷入低谷的時候,誰都沒想到城市照明卻逆勢而起,成為城市建設中的重頭戲以及風尚。這股勢頭從年初的杭州到年底的廈門,以及明年的廣州,突然間城市重視照明的表現,這無疑對于每一個從業照明的人來說都是一種好現象。

                是好現象嗎?也未必。

                娛樂圈有一句話大概是說,當經濟不景氣的時候,電影院的生意最火爆,因為大家有時間來消費這種低廉產品了。而電影卻變成大投入產業,動輒一部爛片上億元,很多人扎堆進入這個領域。張藝謀感慨說什么人都能當導演了,其實這句話用到城市照明上同樣適用。在中國,只要什么東西有市場,就會有無數的閑散資金涌入。

                今年城市照明流行的ppp模式,直譯為公私合營制,原本是政府利用民間資本參與到基礎建設上,一般是機場、道路和公共服務設施?沙鞘姓彰魇遣皇悄苤苯訋砹己檬找,尤其是那些投入巨資營建的城市裝飾類、表演類照明,是公眾開放性觀賞模式,怎么能換算為收益,估計也沒人去想過。但是ppp直接帶來了更大型城市項目的運作,成了少數資本集團可以壟斷的事情,也正是這股風潮推動城市照明需求更旺盛。

                所以說2016注定是一個不平凡的,甚至是拉開帷幕準備讓城市照明再上一個新臺階的一年。以前城市也做大規模的照明設計,比如天津的海河夜游,南昌的一江兩岸,武漢的兩江四岸,可是在城市營銷上誰都比不過今年杭州這一次。借助G20的成功舉辦,杭州一舉有了跨入一線城市的實力,這是誰都想不到的。

                去年我們在做杭州G20項目的概念設計匯報時候,杭州財政局領導很擔憂地講每年杭州只有三千多萬的城市夜景實施費用,這一下子投入這么巨量資金做城市照明,也就意味著未來數年內,杭州城市照明再無資金投入。今天再來想想,如果花費十幾個億能把一座城市推到一線的位置上,這是最劃得來的買賣。城市品牌和形象一下子就能膨脹起來,輻射力和吸引力成倍增加,城市基礎設施也得到完善提升,可以說是一役全功。

                這股風很快蔓延全國。很多城市的管理者不遠千里到杭州來取經尋寶,杭州的照明同行也毫不松懈地傳經送寶。據說錢江新城的媒體立面從亮了以后,每天的參觀者由三百人飆升到三萬人,這是一個什么概念,這是要發生重大踩踏事故、具備嚴重安全隱患的事情啊!給城市管理帶來很大壓力。今天人們再去錢塘江不是去看大潮了,改看媒體燈光秀了。

                到底這每天萬人的熱度能保持多久,所帶來的旅游收益和口碑宣傳能不能抵上這龐大的投資,我心中存疑,因為至今沒有看到有這樣的客觀數據分析。城市照明經濟的投入產出比,不僅僅是按人頭數來算的。如果說能滿足豐富了人民群眾的業余生活,也許這點投資還真的不算多,畢竟政府能想到讓人民的幸福指數提高起來,也是好事。

                我和萬達設計院的一位仁兄聊起此事,他說前幾年我們萬達做這種事,你們罵我們俗,可現在政府花了幾十倍萬達的錢來做這事,你又怎么評價?我說,每個城市都做大電視機,好像目的是為了群眾喜歡。

                這一屆的中國群眾更喜歡的是熱鬧,因為以前沒看過啊,成片的建筑都裝上燈,不管白天建筑上這些燈美觀不美觀,只要晚上定時播放花花綠綠的圖案畫面,就認為很好看。這是一個簡單的視覺刺激就能滿足的年代。再加上有G20的央視媒體宣傳推廣,一下子在全國火了。據說杭州的設計師這一年顧客盈門,很多城市管理者都是指名要參與過G20的設計師才能來操盤。當然了,我也是受了一點點益處,所以我在一次論壇上做演講的時候發言首先要感謝G20,讓我們照明行業今年都有事情做了。

                后來我參與了一些大城市的照明設計以及中小城市的照明工作,都是源于此。我這人有時候好放炮,容易得罪人,我理解大家在這個經濟低迷的時代,活著都有多難。房價漲得這么恐怖,完全是因為政府年初的去庫存造成的,我們一直都有幻想,既然庫存這么高,那一定是市場泡沫有很大,去庫存,意味著降價銷售?刹⒉皇沁@樣,去庫存是為了刺激房地產市場持續火熱。這么高的房價最終盈利者是政府。所以今年我基本上沒做過房地產開發商的樓盤項目,連商業綜合體都沒有一個,為什么呢?因為開發商不舍得再花錢去投資照明了。萬達都改了去做文旅項目,一個個的萬達城開在風景秀麗的地方,以超大體量震撼世人,單純的房地產照明項目日漸蕭條。

                于是政府補上來了,你不愿意做是吧?我來幫你做。做城市照明就是將不分美丑大小的民用、公用建筑都裝上燈,讓它亮起來,簡稱亮化。

                有些城市做街道建筑立面改造,再結合照明實施,這算是好一點,有錢的城市。有些城市沒錢還想做照明,怎么辦,只能是不加區分先找一部分做亮。而中國的城市在近二十年的發展過程中普遍雷同,以四方水泥盒子和鋁合金玻璃幕墻為城市建筑主基調,毫無特色和區分,照明自然也就做的毫無價值。又都想個性化,只能是再花錢做燈光表演了。

                從沒有像今天這樣城市熱衷做燈光表演的。大家都以法國里昂為例,談燈光表演對城市旅游經濟的作用。那是人家法國,我們的現狀是哪怕最偏遠的山區縣城都想做燈光節了。

                前一段時間我接觸了一個城市燈光節事情。很偏遠的西北縣城,我以前都沒聽說過,有一天突然告訴我,想請我給他們支支招,因為他們要投入巨資做城市燈光節,我問了參與的一些設計施工單位,多數是本省照明企業。我可以設想這又是一次民俗燈節大薈萃,比正月十五還要熱鬧。再加上激光燈、空中玫瑰、投影燈,又一次滿足了人民群眾要熱鬧的欲望。

                廣州燈光節我好幾年沒去看過了,據聞前陣子又開幕了,好多年前我做了一個燈光裝置去參展獲了一個銀獎,至今我還在回味,因為我做了一個純粹思考性和批判性的燈光作品?萍己坎桓,但是對于社會的反思意味較多,F在大家做燈光節純粹就是大型裝置設計了,比體量,比炫幻,或者是拿來主義,直接將國外的作品搬過來。如果所謂的燈光節就是這些以五色令人目盲為目的的作秀,是不是也太缺乏味道了。

                里昂燈光節為什么每年能吸引那么多人,就是因為人家本身具備的載體質量好,在歷史的老街區里,怎么去玩燈光表演都是吸睛之作。所以我們看到的是燈光創意,無論是建筑投影,還是裝置小品,都不大,但是和科技、人文、藝術聯系在一起,讓人看了覺得妙趣橫生,浮想聯翩。

                所以說中國人的燈光節少有藝術,少有思考,多的是仿生摹物。比如搞一個機器人或者變形金剛,大蘑菇或者深海水母,反正都是七彩變幻,讓人一眼看清端的。

                城市就這樣了,我只講大趨勢,我認為這一波高潮以后照明行業前景堪憂,也許我是杞人憂天,但我喜歡安靜,因為這樣的發展很不正常。有朋友對我說至少這種熱度還要保持五年,我有點信他。城市的快速發展絕不是好事,就像驟熱了的城市照明,也不是善因。哪一天做照明設計的不這樣疲于奔命在一個月時間里拿下一座大城市的宏觀規劃,還要有視頻匯報片、各個節點具體內容,那一天就是社會正常的時候。

                于是我就想做點不是那么錦上添花的事情。

                今年和城市照明同樣火的是中國的鄉村建設,很高興我趕上了這一波浪潮,及時在眾多照明人依然向往城市的時候,我抽出時間做了幾個真正意義上的鄉土照明設計。做完我才知道,在今天的鄉建環節中照明是多么被人忽視。在我做了福州嵩口歷史古鎮鄉土照明設計以后,我們又舉辦了一屆中國鄉土照明創想論壇。為什么是創想呢?因為大家對于鄉土照明太沒有想法和認識了。

                至于說在我拋出鄉土照明這個概念以后挨了多少非議,被批為將城市那一套又帶進了鄉村,因為批評我的人多是認為鄉村就應該是黑的,是能看到星星的,是可以和螢火蟲嬉戲的,哪里知道鄉民也是人!也需要積極健康有營養的照明!

                鄉土照明是2016年中國照明的一抹新亮色,因為鄉土照明不同于文旅照明,仿古街區照明,它真的是從人的生活出發,關注鄉民的情感和需求,但同時為鄉村的復興做事情。鄉村復興的關鍵是經濟自存,要有推進的資金,所以我希望我的照明也能為鄉村帶來更多改變。

                五金網資訊
                熟妇乱人伦A片精品